欢迎访问品牌风衣网: 男士风衣 女士风衣 冲锋衣 风衣外套 秋水伊人 Veromoda 太平鸟 阿依莲 巴宝莉 艾格 江南布衣
品牌风衣网  男士风衣 女士风衣 冲锋衣 风衣外套 秋水伊人 Veromoda 太平鸟 阿依莲 巴宝莉 艾格 江南布衣
品牌风衣网 服装资讯频道 => 网红展 V.S.好展览

网红展 V.S.好展览

摘要: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的詹姆斯·特瑞尔(JamesTurrell)的“光与空间”展览同样吸引了大批年轻人打卡照相,被许多非艺术媒体称为“网红展”,但这个展览与同样运用等效和空间打造出的沉浸感的生活方式快闪空间不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展出的詹姆斯·特瑞尔(JamesTurrell)的“光与空间”展览同样吸引了大批年轻人打卡照相,被许多非艺术媒体称为“网红展”,但这个展览与同样运用等效和空间打造出的沉浸感的生活方式快闪空间不同,詹姆斯·特瑞尔(JamesTurrell)从60年代中期开始就将光作为创作媒介来展开探索。他是以罗伯特·欧文(RobertIrwin)、道格拉斯·惠勒(DouglasWheeler)等艺术家组成的“光与空间运动”的一份子,他的作品除去了其他光与空间艺术家交叠的多维平面,具有极简主义的特点。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出片效果好”的展览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近些年,社交媒体为部分艺术展览带来的网红效益颠覆了艺术展在商业社会中的运行模式,同时也滋生了以纯商业为目的的“网红展”。两者都有吸引人打卡拍照并在社交媒体上病毒传播的属性,但其边界究竟在哪里?社交媒体的传播所带来的艺术展流量对中西艺术产业的影响又有哪些差异?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TeamLab,TranscendingBoudaries,CourtesyofPaceGallery供图:佩斯画廊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表面上看,近年来在社交媒体上形成自主性传播的高流量艺术展——不论是草间弥生的InfinityMirrorRooms(无限镜屋)、兰登国际的“雨屋”还是TeamLab在北京和伦敦佩斯画廊的两场高流量展览——“打破边界”和“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这些展览与“网红展”有着许多共同属性——都为大众提供了“出片效果好”的背景,以及互动性强的沉浸式(immersive)体验。但是两者的本质区别是,商业的“网红展”没有太多的艺术与学术含量,更像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生活方式快闪空间,而具有网红效益的艺术展仍以当代艺术为主体,展出的作品本身具有可探讨的学术性,可放在艺术史的大范畴和艺术家自身的创作历程中讨论。展览上的艺术家背后有艺术体系运作的支撑——画廊代理、艺评人评判、美术馆和藏家收藏。优质艺术展的“网红效益”来自于艺术品的视觉效果和为观众带来的沉浸式体验,并结合了展览团队的商业化推广和运营手段,从而产生了社交媒体上的自主传播转化的线下流量。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社交媒体的兴起在全球范围内都在颠覆着大众体验和消费文化艺术的方式--原本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的两级分化愈渐削弱,艺术与娱乐的界限日渐模糊。在信息和文化都以碎片化的形式传播的当下,人们更为关注与自己有关的文化--也因此,到艺术展打卡并将照片放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件事完全符合时代趋势。互动性强、“出片效果好看”的艺术展在社交媒体上的自主性传播进而激发更多人到展览现场参与“打卡”的热情,转化为高“票房”,这种从线上到线下的流量转化所产生的商业效益不仅改变了艺术展在商业社会的运行模式,也促成了一个新的产业出现——具有商业属性、缺少艺术内核的“网红展”。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近两年,中西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网红展”(西方称为“MadeforInstagramExhibition”),不论是美国的冰激凌博物馆(MuseumofIceCream)、HappyPlace、自拍博物馆,还是在中国吸引了线上与现场高流量的棉花糖与白日梦、蛋屋(TheEggHouse),这些展览现场都充满着大量为观众提供自拍的互动性装置和娱乐感的生活方式场景。在社交网络的自主传播也打着“出片率高”、“网红打卡必备”的名号,并且因线上的高流量和线下的高票房吸引了广告和商业的入驻与合作。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草间弥生的“InfinityMirrorRooms”(无限镜屋),让参观者们需要透过窥孔去观察里面的房间,或置身于沉浸式的充满大量不锈钢球通过相互之间的反射以及与周围镜面之间的反射的镜屋感受“无限”的感觉。此作品在全球范围内多个美术馆和画廊的展出都吸引了大量观展人潮和线上传播,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但是这件作品,最早出现于社交媒体时代之前,草间弥生从60年代起就开始用镜子创作,她将涂满圆点的雕塑、贴纸和不断变化的七彩LED灯光设置在摆满镜子的房间中,打造出置身于万花筒般“无限”的视觉体验。在她创作生涯中,“infinitymirrorrooms”(无限镜屋)系列作品本身探讨宇宙中身体作为物质形态的自我消融及万物融为一体。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去年底,由意大利当代艺术家莫瑞吉奧·卡特兰(MaurizioCattelan)策展的“艺术家在此”展览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开展以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甚广。一个在小红书上有上百万粉丝的网红朋友跟我说:“这个展览出片效果很好。”若对艺术没有了解,可能真会以为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Parreno)的《言语气泡》(2009)和劳伦斯·维纳(LawrenceWeiner)的《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1971)这两件作品是为网红拍大片搭建的布景。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作者LuningWang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

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Parreno)的《言语气泡》(2009),劳伦斯·维纳(LawrenceWeiner)《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1971),余德耀美术馆“艺术家在此”Credit:LuningWang摄于“ArtistisPresent”展览,2018

品牌风衣网 http://www.tbwfy.com/